啊所

【兔赤】无名

不务正业的凉白开:

4000+短打,可能很无厘头,因为是分了很长一段时间断断续续打的,在这段时间里心境有些变化。


00.

搬家的那天,赤苇京治找到了那张照片,这是他们唯一的合照,在木兔光太郎毕业的时候,拍的。


01.

赤苇京治本就是细心的人,东西全部都会整理好,所有的东西都会分类放好,所以搬家整理起来非常方便,而这些分类是不包括木兔光太郎的东西的。


从架子上拿下这个箱子的时候,上面已经积满了一层灰,拿起旁边的抹布擦了擦灰,赤苇就打开了箱子。


箱子里,是木兔送他的杯子、围巾、护膝、贺卡......而那张合照正放在所有东西的最上面,没有一点褶皱,就像刚洗出来的一样。



那天,明明上午风和日丽的,天空净的连一点云丝都没有,春天也不如夏天一样,阳光缓和一点也不刺眼。到了下午突然下起了小雨,正在准备和赤苇拍照的木兔立马扯着赤苇跑到一旁的体育馆里。

最后两个人也只是在体育馆里草草的拍了一张合照。照片里的赤苇也是在木兔的强烈要求下微微上扬了嘴角,虽然显得是那不自然,但是可以清晰地看出眸子中的笑意绝无半点虚假。


对赤苇而言,那是他们唯一的合照。也是赤苇收到的木兔最后的礼物。


木兔光太郎毕业后去了东京的体育大学,两个人也有保持联系。但是赤苇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他们聊天的次数越来越少,越来越不频繁,直到现在,完全没有联系了。他们上一次见面还是在赤苇毕业的时候。


原来队里的三年生在赤苇毕业的时候喊上了当初社团里的人一起吃了顿饭。

赤苇也是那个时候知道木兔前辈有了一个谈了一年的女朋友这件事的。


02.

赤苇考上了东京大学的法学部,他没有走排球这条路也是三年生意料之中的事。

赤苇毕竟是赤苇,冷静,出色,得体,知道什么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选择。入校之后成绩出色,一直保持系里前三,奖学金也是一年不落的拿下。


就在一个月前,一直带他的教授,问他愿不愿意接受一个可以去国外学习的机会。而这个学习的时间,是三年,而且极有可能可以在那边留下,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思考了两天之后,赤苇还是答应了下来。



收拾行李时,赤苇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如此多愁善感。都说搬一次家就像放一把火一样。有些东西会扔掉会莫名的遗失,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那些记载了回忆的东西,看到的时候,可以在那一瞬间,想起所有的事情。

那个杯子,是他们全国大赛首次一起进入前四的时候在赛场外的摊子上买的纪念品。那个时候木兔前辈还装成一副学长的样子,非要买个纪念品送给赤苇。于是这便成为了木兔送赤苇的第一件礼物。


这个围巾,是木兔前辈在自己生日时送给自己的。

当时明明是木兔前辈约好的在家附近的小超市门口集合,迟到的却是木兔前辈。

在自己冻的手僵的直哈气搓手的时候,木兔前辈跑了过来。有的时候木兔前辈还是非常会照顾人的,当时木兔就把自己的手套取下来递给自己了,其实也可能只是因为迟到心虚而已。

当木兔前辈从袋子里取出围巾给自己围上的时候,赤苇一瞬间还是被感动到了。明明只是朋友,明明很正常,但是那瞬间不知道为何就是很想哭。

眼圈泛红,鼻子也红了,鼻音也若隐若现,于是这一切都被归结为木兔前辈迟到害赤苇等太久感冒了。


每一件物品,都承载他们之间一点一滴的回忆。而赤苇珍藏它们的原因也很明确。因为那是跟木兔前辈有关系的东西。



赤苇喜欢木兔前辈。关于这件事,他从来没有打算抑制。喜欢就是喜欢,赤苇也从不觉得这是什么病态的心理,即使是同性之间。


在刚开始意识到自己喜欢上木兔的时候,赤苇诧异了一下,也立刻接受了这件事。但他诧异的只是自己会喜欢上那个一直给自己添麻烦的前辈而已。


这种感情,赤苇就放任它滋长,不抑制也不张扬,绝不向人主动提起。但当木叶和猿代他们问起的时候,赤苇也没有否认。


只要木兔前辈不知道,又何必藏着掖着呢。



拎着行李坐上了出租车便开向了机场。坐在副驾驶座的赤苇望向窗外,看着呼啸而过路边的树,他的思绪飘向了远方。

赤苇记得有一次和木兔前辈他们出去温泉度假的时候,也是四个人挤了一个出租车去的机场。

那个时候在出租车上,他们四个人太无聊就开始玩起来一夜狼人,木兔前辈傻乎乎的总是输,等他们到机场时,木兔的胳膊上已经画满了乌龟了。



“小哥,到机场了。”
被出租车司机唤醒的赤苇拎着行李付了钱就下了车。

一去就是三年,亦或是一去不回。离开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这对赤苇京治来说,是一个需要慎重考虑的选择。

更重要的原因是要离开这个和他相识、满载着他们回忆的地方。

在检票口,赤苇回头只望了一眼后方的人群,人来人往的机场,没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其实赤苇自己心里也没有把握他出现自己会一眼认出,因为他只能看到模糊的人群。

但,赤苇可以肯定他不会出现。


多希望在任何一个路口,我一转身,背后就有你。


04.


飞机起飞后,赤苇戴上眼罩便靠着座位尝试进入睡眠。

明明眼皮已经酸痛,思绪不清晰,但是赤苇感觉自己还是醒着的。

在这种想睡却睡不着的状态下,赤苇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要说赤苇是怎么喜欢上木兔的,赤苇也说不清楚。

但如果要说察觉的时间,大概是对方毫不顾忌的冲上来亲密的肢体接触的时候自己到那不对劲的心跳吧。


赤苇从来都知道木兔前辈是直的。

记得赤苇高二时,木兔看上赤苇班上一个妹子,两个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约会还是赤苇从中撮合促成的。

但是也许是木兔太过于孩子气对方不能接受所以没成。


还有排球部的经理,对方曾经向木兔告白过,两个人坚持了几个月但是因为禁止部内恋爱,两个人谁也不想妥协退出还是分了。

硬要说的话,其实木兔和赤苇的女人缘很好,特别是在球场上。


记得全国大赛时,全校很多人都去看了比赛,很多妹子在看了木兔在球场上打球的样子后,一见倾心,却又在接触后心如死灰。

所以说木兔从来没有一个长久的女朋友,赤苇也一直安慰木兔是没有遇到对的人,其实那个时候即使是头脑冷静的赤苇,也会想一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的事儿。

比如说,因为木兔的对象不是我,所以不会长久。

于是当赤苇在毕业祝贺的聚会上知道木兔有一个谈了一年的女朋友时是惊讶的。

而且,他并不知道。

赤苇毕竟是赤苇,内心再过于惊讶表面上也是冷静的。

强装镇定的道了声喜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倒是木兔,丝毫没有察觉到木叶和猿代的尴尬,源源不断地说着自己的女朋友怎么这么照顾自己。

赤苇后来从木叶那里看到木兔女朋友的照片,很漂亮的女孩子,看着很舒服的那种,木兔和她在镜头里笑得很开心,两个人很亲密。


那个时候赤苇便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其实他自己从一开始都清楚。只是,暗恋中的人,暗地里,总会悄悄咪咪的给自己一点希望不是吗?

只是有的时候,即使是那一点点幻想和希望,也会幻灭。




赤苇从来不是那种沉浸在悲伤中的人,他很快投入了大学的生活,缓过神之后,发现他和木兔的联系在木兔毕业后少得可怜。

换做是以前,两个人一天的消息记录比现在两个人半年的还多。

最开始木兔还会跟自己说一说学校啊,排球部的情况,渐渐的,也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消息越来越少。

赤苇本来就是应届毕业生,聊天的时间也很少,最开始没有察觉,等察觉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有一两天没说过话了。


下了飞机再次搭上出租车直奔酒店的路上,赤苇仔细想了想,其实自己对于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没有很上心。毕竟自己除了在内心深处有一丝丝想要和木兔前辈一直一直在一起,理智上也很清晰的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赤苇其实根本不了解木兔,他只是懂怎么哄木兔而已,但其实木兔突然闹脾气,突然怎么怎么样为什么原因这些东西,赤苇根本不知道。

他只是一味的迁就,一味的付出,甚至一味的逃避。

所谓的放置不理,所谓的让感情自己滋生,全部都是逃避,全部都是为了不去面对。

更何况,即使面对了又有什么用呢。


下了车进了酒店,赤苇进房间第一件事就是锁门准备洗澡。

赤苇突然想起木兔曾经说过他不喜欢玫瑰花,因为感觉很俗气。

然而在正选的组里,情人节的时候木兔为那个女孩子买了一大束玫瑰花,并拍了两人照片秀恩爱。只是因为那个女孩子喜欢。

赤苇从那时便知道木兔心里住着一个喜欢玫瑰的女孩子。

木兔曾经尝试给赤苇介绍过女朋友,虽然每一次都被赤苇以要专心学业和排球,根本没有时间也无心谈恋爱为由拒绝了。

但是木兔确确实实认真的想给赤苇介绍。赤苇心中并没有想什么,毕竟木兔不喜欢他。反而木叶和猿代生木兔的闷气生了好几天。


打开淋浴喷头,哗啦啦的水声一时间让赤苇脑海的杂念消失殆尽。一闭眼脑海中便是那人的身影。

原来离开后,思念的感觉会更深刻啊。赤苇想着。

赤苇京治本不是如此多愁善感的人,但他遇见了木兔光太郎。

他注定是赤苇生命中最耀眼的光芒,却也是注定的一世无缘。



清晨醒来,这是赤苇少有的几次不想从床上起来。

来到异国已经两个年头了,学习和生活已经步入正轨,忙忙碌碌,昏昏沉沉。

赤苇知道自己终于走向那个他自己知道注定的结局。

终于走向那个没有两个人的结局。

一个人灯火阑珊也好。


只是好像,停下来回忆过去时总是会想起他。

赤苇想起在书中看到的一句话,“月亮很亮,亮也没用,没用也亮,就像我喜欢你,喜欢没用,没用也喜欢。”


你是春日里的阵阵柔风,是夏日里清洌的泉水,你跟随秋风追逐麦浪,最后与皑皑白雪融合在一起。你是我的一年四季,可是没人真正拥有过四季。我只是你生命中一瞬而逝的过客。



番外


赤苇京治。

六十多岁木兔光太郎看着一张毕业合照想着这个名字。

退役后木兔便和从大学开始一直谈到现在女孩子结婚了。

婚礼办的浩浩荡荡,高中时的排球部部员都来了,除了他。

拜托木叶他们帮忙联系最后也是联系不上。


对于木兔来说,赤苇京治是他一生最爱的人。

木兔光太郎其实根本就不傻。他知道赤苇喜欢他。

其实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实际上也是大大咧咧的木兔前辈,唯独在对待赤苇的事情上会想很多。

外界的眼光,家庭的压力,就业的困难,名声的影响,很多很多事情让那个大大咧咧毫无顾忌的木兔前辈在无数个夜晚辗转反侧,最后下定决心,慢慢断开联系。


其实给赤苇介绍女朋友是木兔的私心,不是完全为了让赤苇死心,更多是为了让自己死心。

抱着如果赤苇有女朋友了自己会不会死心的想法,木兔开了口。


木兔觉得是自私的,明明两个人相爱,自己却假装浑然不知,一味的享受着赤苇的付出,自作主张的决定将两个人的可能斩断。

赤苇就像是褪去铠甲后表现的,没有软肋、一腔孤勇、独断专行,心里没有装任何人的人一样。

可他明明不是那样,木兔知道。


也许是上天惩罚木兔的自私,他真的再也没有联系到赤苇过了。

至于木兔的妻子,木兔也是爱她的,但是,更多是家人,几十年以来的相濡以沫,木兔不可能不爱她。

两个人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没有要过孩子,而木兔的妻子也在木兔五十岁的时候,去世了。


没要孩子的理由,木兔没有说过,但是女人毕竟是种敏感的动物,木兔的妻子多多少少也猜出了一点,只是没说而已。

木兔也是找到了一个心地善的妻子,没哭没闹,也没有要孩子,只是为了弥补这份遗憾,去补习班当老师教孩子。

木兔对她也很惭愧,但是也没办法。毕竟木兔心里只有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木兔最后也不知道赤苇到底情归何处。


我注定是他生命中最耀眼的光,可我还是选择让他寻找别的光源。

黑羊俱樂部:

[冰上的尤里][17年05月][三代目だだだそめん/駄犬]BABY BLUE EYES[維克托×勇利]


http://www.blacksheepclub.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896&page=1&extra=#pid143434


全本WB預覽請戳

好棒呀!感謝翻譯組!

黑羊俱樂部:

[冰上的尤里][17年03月][叱鳥/hem]His Fovorite Things[維克托×勇利]


勇利找到了一台照相機,用它記錄下生活中發現的點點滴滴:家人,朋友,老師,長谷津的風景,這台相機陪伴著他飛到了俄羅斯,裡面又多了聖彼得堡的街道,俄羅斯的同伴們。勇利從大獎賽時就一直以來尋找著的東西終於有了結論,那是一台相機記錄不完的,滿滿的心愛之物


全內容WB預覽請戳